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回复: 0

栖仙记(神话小说连载)_小说连载神话栖仙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南北朝时期的神话传说:有一个名叫李寄的的京城羽林军下级军官,因在青楼误将皇亲打伤,沦为钦犯。逃难过程中,因为一个很偶然机会,得以拜神仙为师。三百年后,李寄以天庭纠察灵官的身份巡游丹霞山,见到了寿仙娘娘麻姑,李寄一见倾心,向她大胆示爱,但被麻姑婉言拒绝几样香汤饼,数次透酥糖。之后,李寄因一连串失误触犯天规,被贬下天庭。他,以后还能再回归天界吗?

  第一章 清海湖

  话说天庭圣慈仁者玉皇大帝这一日驾临早朝,文武众仙卿齐聚凌霄宝殿议事。执事官启奏道:“天界众仙各安其位,四海清平。只有值日星部,近日新缺了一个月游的正堂管事,请万岁降旨选官授职。”
  玉帝问众仙卿,看谁人合适,可授此职?一旁闪出水德星君:“臣举荐下界的一个小仙,此仙名唤李寄,字浮生,在臣的辖域暂时做个水道管事。李寄秉性淳厚,职内三百年来未有差迟,颇受地方生众尊崇,被当地土人建庙祭祀,享受地方香火,现正待职无事。臣以为,李寄可以担当此职。”
  玉帝问:“此仙是何来历?”
  水德星君禀道:“此仙原是三百年前汉都洛阳一个外戚子弟,在皇宫羽林军任执戟郎官。因为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使他遇见了臣,臣觉得他有仙缘,就收他为徒,化他为仙了。
  玉帝好奇地问:“咦,这么一个外戚子弟,怎么就有了仙缘呢?”
  水德星君禀道:“陛下有所不知,说起这个李寄成仙的缘故,还与陛下当年发下的一道圣旨有关呢?”
  玉帝一听,更加好奇,他叫水德星君快将此事详细讲来。
  于是,水德星君便将此事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原来,在三百年前的汉朝凉州地界,有一个名叫清海湖的方圆百余里深水湖泊,湖水常年清澈可饮。得益于清海湖的缘故,周围的田地年年风调雨顺,百姓丰衣足食。
  但是,突然从某一年开始,清海湖地界连续三年不再下雨。随之而来的,是当地的河水断流,池塘干涸,不要说百姓的生计难以维持,连人畜的饮水都成了问题。
  清海湖岸边本来有一座龙君庙,巧合的是,自打当地开始发生持续干旱,这庙里龙君泥塑像脸上的颜色,也几乎在同一时间,由原来的白色转变为黑色。老百姓们私下里猜测,这清海湖里有可能新来了一条黑龙,这天不下雨,河水断流,或者跟它有关。
  其实,这事还真让老百姓们大致猜对了。原来,这清海湖里本来住着一条白龙,白龙性格温和,善待当地百姓,每逢干旱时候,白龙便在夜间行云布雨滋润地方。可后来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条黑色的孽龙,非要强占白龙的水域,白龙斗不过它,被黑龙赶走了。
  这黑龙生性刁蛮,不做好事,专做坏事,自从它盘踞清海湖三年下来。不仅不为当地百姓造福,还将清海湖里的水族几乎吃尽,连当地的城隍和土地都忍受不了它,最终,玉帝也被惊动了。
  因这黑龙生性狡猾,它不常在清海湖里过夜,行踪无定,天兵天将难以抓捕,于是玉帝下了一道圣旨,特令龙族最害怕的水德星君下界剪除妖。
  水德星君奉了旨意,当晚来到清海湖地界的水神庙中休息,准备等明天一早,就要设法剪除孽龙。
  这水神庙内的主座位置上有一尊水德星君的泥身塑像,水德星君对着他仔细打量了一番,发觉跟他本人一点都不像,看来他平时为人做事还是谦逊了一点,人间的百姓大都没见过他的本尊。
  这时夜色已深,水德星君将自己的身形隐在了神像之内准备休息,正昏昏欲睡之时,只听得庙门“吱呀”一声,从外边被人慢慢地推开,片刻之后,从门外悄无声息地闪进来一个人影。
  这人影先躲在门后的黑暗中观察了一番屋内动静,确定庙内没有别人时,便将庙门从里面轻轻地关上。
  庙内的光线虽然很暗,水德星君还是能大致看清楚:这个偷进庙门的不速之客是一个年约二十岁上下的少年人,这少年身着锦服看似讲究,却沾有泥污,看他脸庞倒也周正,只是罩一层尘沙。
  少年逐渐适应了庙内的昏暗,对着泥塑像慢慢地跪下来,然后双手合十,对着水德星君的神像拜了三拜。
  水德星君作了初步判断:这少年不像歹人,倒像是一个读过书的谦谦君子。
  少年嘴里低声念叨了几句:“水神大仙,仁慈之主,保我平安,度此劫难。”
  水德星君又对少年作了一个新判断:这个锦衣少年应该是一个被人追捕,不得已而亡命天涯的落魄公子。
  少年拜完后,寻到神像背后的底座下边,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躺下休息了。
  水德星君也不去管他,自己先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庙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推开了,一道光线射了进来,原来,天已经大亮了。
  从门外陆续走进来一些烧香许愿的当地百姓,刚开始只有三五个人,后来越聚越多。水德星君仔细聆听百姓们口中祈祷的话语,原来他们的目的几乎相同,都是希望水神显灵,能给当地干旱已久的河塘农田带来降水。
  眼看着庙内庙外人潮涌动,已经阻碍了门口的道路交通,一些从远处专程赶来祭拜水神的船夫、渔民不高兴了,他们纷纷站出来指责聚集在庙内的老百姓:“水大仙又管不着下雨,他是江河湖海的神两岸飞沙迷日色,四边树倒振天号仙,是我们这些船工和渔民的保护神,你们拜水大仙干嘛?”“老天不下雨,你们应该去拜龙君庙,跑这拜什么?”
  一听这话,跪在水神塑像下边的老百姓们不乐意了,他们一边同船工、渔民们讲理,一边诉苦说:“你们给评评理,都已经三年不下雨了,我们也整整拜了三年龙君庙,可是有用吗?那个龙君庙里供奉的龙君看起来挺威风,其实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既然龙君庙里的龙君没啥用,那你们为啥不毁了它,还供它干嘛?”这时,一个胆大的渔民站出来说。
  “可不能毁,万一龙君爷显灵,是要降罪的!”有一个胆小的回答。
  “求它没用,毁它又要降罪,这庙里的龙君可真不讲理!”胆大的渔民又说一句。
  这句看似前后矛盾的话,一下子引起了老百姓们讨论的兴趣,有人说:“对呀,也不知这庙里到底有没有龙君?如果真有,为啥看着我们快要渴死饿死,就无动于衷呢?”又有人说:“如果龙君知道我们受灾,还见死不救,那它也太没心肝了!”
  老百姓们一边议论纷纷,一边渐渐地把怒气都不自觉地引到了龙君身上。
  那个胆大的渔民出主意说:“与其都坐在家里白白等死,还不如大家一起砸了龙君庙,就是临死,也不能便宜了它!”
  “对,是该砸了它!”“对,早就应该砸了它!”众人纷纷附和。可是,该由谁带这个头呢?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犹豫起来。
  水德星君隐在泥像中观察,他看得出来,众人从心底都想砸了这个不起作用的龙君庙,可是,又没人敢带头。
  这时,众人期望的目光又投向了那个胆大的渔民,渔民极力掩饰住自己的心虚,出主意说:“只要有人敢第一个带头,我就第二个跟上!”
  这注意也算不错,可是,谁又敢第一个带头呢?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场面竟然冷却下来。
  水德星君心中感叹:自古以来,带头人风险最大,缩头容易出头却难哪!
  突然,神像后边传出一个清亮的声音:“就是龙君,也得讲理!——大家不用担心,这个头,我来带!”
  说罢,从神像后边走出来一个身穿锦衣,沾有灰尘的少年郎。
  水德星君怔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个少年昨晚还失魂落魄的,今天摇身一变,竟要替人出头了,也不知他哪来这么大勇气。
  众人见有人愿意站出来带头,都很高兴,他们深怕这位少年又改主意,来不及打听少年的来历,都一哄而上,要带他前往龙君庙。
  少年赶紧制止:“且慢,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肚子饿的很,你们如果能给我端来好酒好饭,等我吃饱喝足了,有力气了,就跟你们去。”
  众人觉得他这个要求不过分,马上指派了一个有家境好点的,从饭店买来一大盘熟牛肉和一壶菊花浆酒,拿给少年食用。
  少年酒足饭饱之后,众人把他扶上一头驴背,簇拥着他乱哄哄地向着龙君庙方向开拔。水德星君下意识地认为,这也许是一个引诱黑龙出来的好机会,不可放过。于是,他也跟在了众人身后。
  很快,上百人的老百姓队伍浩浩荡荡,来到了清海湖边的龙君庙前。
  众人递给少年一把大锤,少年脚踩木梯,向着龙君塑像毫不犹豫地攀了上去,对着塑像脑袋大喝一声:“你三年不下雨,是何道理?”然后两臂一使劲,猛地一锤下去,龙君的泥脑袋立刻被他砸掉了。
  受他鼓舞,老百姓的血性瞬间被激发出来,大家都带着积蓄已久的满腔恨意,三下五除二,就把龙君的泥塑像毁了个干干净净。这还不算,又一鼓作气,把龙君庙的整间大屋全部拆毁。
  少年一看,连大屋都拆了,就觉得这事闹的有点过分,但他又阻止不住。
  水德星君估量,如果孽龙恰好此时就在湖里,那么老百姓的拆庙行为还不足以惊动它,水德星君决定顺水推舟再助一把力。
  只见他嘴里念念有词,刹那间,平地里刮起一阵狂风,惊得众人赶紧将身体爬伏在地。狂风从人群身上掠过,把龙君庙拆毁的断壁残垣,一股脑地全都刮到了清海湖里。
  众人都以为他们的行为触怒了清海龙君,吓得他们爬起身来想要逃离此地。就在这时,从清海湖底突然间升起一股巨大的水柱,伴随着一阵山呼海啸般的隆隆声,一条如同小船般大小的黑龙从湖底窜出,飞腾在已成废墟的龙君庙上空。
  黑龙在云雾中来回翻腾张牙舞爪,口气严厉地对众人说:“是谁?胆敢搅扰我的好梦?还毁了我的庙宇?”
  众人都吓得两腿发软,战战兢兢,口不能言。黑龙继续咆哮:“没人敢站出来承认吗?好吧,我把你们都杀了!”
  那少年本来只想在众人面前逞个英雄,混一顿饭吃,没想其他,却没想到真的招来祸端,他这时既不能逃,也没法躲避,没奈何,只好站出来辩解:“你这么长时间不给老百姓降雨,大伙被逼的活不下去,只好出此下策,请你出来。”
  黑龙怒道:“这么说来,就是你带的头了?是谁扼住了老A的咽喉
  少年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挺起胸膛,振振有词地回答:“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要你答应给老百姓降雨,我保证,一个月之内,大家一定为你重建一座新的庙宇,而且,还天天给你供奉……”
  有几个胆子较大一点的老百姓,也跟着他随声附和。
  黑龙哪肯给他辩解的机会,大吼一声:“纳命来!”当即张开它的血盆大口,作势要向少年扑来。
  眼看少年行情来了,怎么上车?危在旦夕,说时迟,那时快,水德星君念动咒语,顷刻间众人面前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在黑龙的头顶上方以及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瞬间出现了五个面像凶恶,身形巨大的金甲神人,将黑龙围住。
  黑龙见不是对手,又无路可逃,只好像条蛇一样,一溜烟地又潜进湖底去了。
  水德星君岂肯让它逃走,他祭出腰间专门装水的宝葫芦,口里呼一声:“疾!”那葫芦停在半空,只用了一盏茶功夫,就将清海湖里的所有湖水,全部吸进了宝葫芦里。
  黑龙避无可避,只好拼了命地望泥底里钻。水德星君念动咒语,只见一个金甲神人手持巨斧一挥而下,将这个恶贯满盈的孽龙头颅砍了下来,黑龙当场毙命。
  水德星君又将葫芦里雌雄拆对不相呼,子母分离难叫唤的湖水全部放出,使之回流清海湖里。
  刚才还在天昏地暗,这时又恢复了风和日丽,老百姓们都惊奇地直起腰身,打量着眼前奇特景象,龙君庙的废墟还在,那个可恶的黑龙却不见了,半空中忽然出现的金甲神人也不见了,这一切就像做梦一般。老百姓们都有点糊涂,但他们都认定了一点:这个带头拆庙的少年决不是一般人,是一个能给他们带来好运的人。
  于是,老百姓们又把少年扶上驴背,非要驮着他去见官府,他们想让官家给少年郎庆功,为他讨赏。谁知少年死活不同意随同他们前往官府,众人问他原因?少年郎回答说,他对名利不感兴趣,只想做一个隐士。众人那肯相信,都以为他是不好意思,是在谦虚,因而非要拉他去。
  正在争执,这时,在远处的树林拐弯处,忽然驶过来一队官府的骑兵。
  这一队骑兵全都身穿黑衣黑甲,外罩锦衣披风,看装扮显然不是地方上的官军,应该是从京城而来。
  少年一看对方装束,惊得他赶紧翻身滚下驴背,想要在人群中躲藏起来。众人不解其意,不免有些骚动。
  一个领头的骑兵军官注意到了少年,马上靠前辨认。军官好像认出了少年郎是谁,他手指少年高兴地大笑:“哈哈,我就知道你喜欢待在有湖泊的地方,不枉我一路辛苦追踪,果然在这里找到你了!”
  众人不明白这些骑兵为啥要抓少年郎?忙挤上前为他辩护。军官不耐烦了,大声喝斥:“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是朝廷要捉拿的重要钦犯,都给我让开!”
  骑兵们用武力驱赶开百姓,冲上前将少年抓住。少年神情激愤地对军官说:“昔日我俩在羽林军中志趣相投,难道你一点情分都不讲吗?”
  军官苦笑着摇头:“敝人上奉皇命差遣,不得不做,请李兄见谅。”说完,命令手下将少年押走。
  毕竟少年性命如何。且等下文分解。
      挖掘一只3元的锰酸锂电池股。创业板暴涨股,明天风险加大。关于“社区团购”,发个验证贴。姜子牙是在探讨人类终极哲学问题,股民可以看看。龙湖集团:负债率、融资成本持续下降,四大航道协同发展。”行者道:“你可知大王点我出来之故?”小妖道:“不知。”丫鬟便去抬了两张几来,又端了两个小捧盒。揭开看时,每个盒内两样:这盒内一样是藕粉桂糖糕,一样是松穰鹅油卷,那盒内一样是一寸来大的小饺儿,……贾母因问什么馅儿,婆子们忙回是螃蟹的。贾母听了,皱眉说:“这油腻腻的,谁吃这个!"那一样是奶油炸的各色小面果,也不喜欢。因让薛姨妈吃,薛姨妈只拣了一块糕,贾母拣了一个卷子,只尝了一尝,剩的半个递与丫鬟了。刘姥姥因见那小面果子都玲珑剔透,便拣了一朵牡丹花样的笑道:“我们那里最巧的姐儿们,也不能铰出这么个纸的来。我又爱吃,又舍不得吃,包些家去给他们做花样子去倒好。·X的世界·成员招募--驿站申请提交帖·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