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6|回复: 0

《论语之语论》 雍也第六_论语之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3 16: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语之语论》

  雍也第六

  6.1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意译】孔子说:“冉雍这个人,可以让他面向南方治理百姓。”
  【语论】面向南方治理百姓的,是王、诸侯、卿大夫、宰等一些位高权重的统治者。冉雍为人厚重,做事简练而又宽宏大量,拥有南面治事的美德、气度和才能。

  冉雍,是以德行见称的孔门高才。德行就是美德,它囊括了“仁、义、礼、智、勇”等诸多条目,这些条目所体现的思想汇聚起来,就形成了璀璨夺目的民族文化。如果说篇名《公冶长》,蕴含着“物质”层面的民族“血脉”的话,那么,《雍也》这个篇名,则蕴含着“精神”层面上的民族“文化”。
  物质第一,精神第二。物质决定精神,精神又反作用于物质。物质和精神相辅相成,不可或缺。具体到民族的发展上面,“血脉”和“文化”这两种因素,更是缺一不可。
  与篇名一样,本篇的内容,也侧重于阐述精神层面的思想和理念。如第一章“雍也可使南面”,体现的是“贤人政治”这一理念,即不论出身、有才德者就可以为官、做诸侯甚至天子。这是典型的尧舜时代“选贤与能、天下为公”的大同思想。第二章“居敬而行简”,反映的则是具体的为政方法,做官要恪守“尊其所敬、简而不繁”的理念。第四章“周急不继富”,体现的是社会公平原则。十三章“汝为君子儒”,是对学者的人格规定。二十二章中的“务民之义”明确指出:治国要以“民意”为导向;“敬鬼神而远之”,讲的则是对于不明虚实的事物,应当采取的正确态度。至于其它章节中所论述的“道”、“学”、“仁”、“义”、“礼”、“智”、“中庸”等诸多内容,无一不是思想文化方面的重要理念。
  一个没有思想的人,无异于行尸走肉;一个没有先进文化的民族,何谈未来和希望?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根本所在。“亡国不可怕,可怕的是亡文化。”这一源自明朝遗民顾炎武的思想理念,深刻揭示出文化对于一个民族举足轻重的作用。

  6.2
  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意译】冉雍问对子桑伯子应该怎样评价?个股精选:万安科技”孔子说:“还可以吧,但做事过于简略。”冉雍说:“心存恭敬,从而做事简略,来治理民众,不是可以吗?心存简略,而又做事简略,是不是太过简略了?”孔子说:“冉雍说的对。”
  【语论】《尚书》有言:“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人民是国家的根本,根本稳固了,国家才会安宁。孟子说:“保民如赤子”。保护人民,要象对待刚出生的婴儿那样既爱护又小心。
  治理和对待民众,必须恒存恭敬之心,“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不可有丝毫的疏忽和懈怠。而子桑伯子这个人,做事往往过于简略,以致于经常衣冠不整。孔子曾讥讽他没有礼仪、想把人和牛马等同起来。
  子桑伯子是鲁国人,事迹不详,有学者认为他就是庄周所提到的子桑户。

  6.3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意译】鲁哀公问:“你的学生谁最喜欢学习?”孔子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最喜欢学习,他不迁怒于别人、不犯同样的过失,不幸的是,年纪轻轻就过早死去了。现在没有了,我没有听说哪个学生比他更喜欢学习了。”
  【语论】颜回不仅聪慧好学,“闻一而知十”,并且能够克制自己的欲望,身居陋巷而“不改其乐”,达到了不迁怒、不贰过的境界。这些,都是其他学生难以企及的。

  6.4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
  【意译】公西华出使齐国,冉有请求给公西华的母亲一些粮食作为补贴,孔子说:“给她一釜吧。”冉有请求多给一些,孔子说:“给她一庾。”冉有还是觉得少,就自作主张给了她五秉。孔子说:“公西华这次到齐国去,驾着肥马拉的车子、穿着轻暖的毛皮大衣。我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君子周济穷困的人,而不为富人增添财富。”
  【语论只见那行者自南山顶上,摘了几个桃子,托着钵盂,一筋斗,点将回来,睁火眼金睛观看,认得那女子是个妖精,放下钵盂,掣铁棒,当头就打】公西华出使齐国,时日长久,冉求觉得应该多给他母亲一些粮食才合适,但他却忽略了一个更高层面上的问题,”行者道:“我是不打他那就是社会的公平原则。从公西华出使时的装束可见,他这趟差事获得的薪俸不在少数,足以安排好母亲的生活。而冉求没有看到这一点。如果按照冉求的做法,那么将是富者越富、贫着越贫,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样,社会的公平何在?国家还怎么安定?
  “君子周急不继富”,孔子的思路和眼光,总是高出常人。

  6.5
  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意译】孔子让原思做自己家的总管,并给予他九百斗粮食作为俸禄,原思推辞不肯接受,孔子说:“不要这样!你如果用不完,可以周济邻里乡党的穷人。”
  【语论】冉求为公西华的母亲请粟,孔子认为公西华俸禄不薄,不应另外给予,但又不忍拒绝,所以稍微增加了一些,略表心意。
  孔子任鲁国司寇时,让弟子原思做自己家的总管,按照禄法给予九百斗粮食作为薪俸。原思如果不受,就成了违反礼法的表率,所以不能不受。
  两件事,不同的态度,所蕴含的思想和哲理,足以给人深刻的启示。
  原思,名宪,字子思,比孔子小三十六岁。出身贫寒,清静守节,个性狷介,不肯与世俗同流合污,一生安贫乐道。
  孔子去世时,原宪仅有三十七岁,正值盛年力强,但他一不干禄求职,二不投靠权贵,而是奉行了孔子“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的教诲,过起了清贫的隐居生活,努力追求“仁”的目标。
  原宪贫而无怨、穷不失志,特立独行的性格受到同门师兄弟的仰慕,故而将他的名字列入《论语》篇名之中,《韩非子·显学》则将其奉为“儒家八派”之一。

  6.6
  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意译】孔子评价冉雍:“杂色耕牛的儿子却长着通体赤红的毛,而且骨角周正,即使祭祀的人不使用,难道山川之神会舍弃它吗?”
  【语论】祭祀用的牛羊等牺牲,必须选择品相非常好的,以表达对山川等神灵的诚敬之意。
  在孔孟等儒家看来,做官也是一种“牺牲”,即牺牲放弃个人和家庭的幸福,而为百姓服务为国家效力。
  冉雍的父亲地位低贱,且有很多恶行,但他的儿子冉雍不仅生的仪表堂堂,并且德才兼备。孔子拿牛做比喻,表明父亲的不堪,磨灭不了儿子的光辉。

  6.7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馀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意译】孔子说:“颜回这个人,他的心志不违背仁德可以达到三个月以上;其它学生对于仁德的坚守,少的只能保持一两天,多的也只有一个月左右吧。”
  【语论】三个月是四季轮换的节点,人们的生活和情感,不由自主的会随着天气的变化而发生改变。颜回能够坚守仁德三个月以上,而不被外部环境所干扰,实属不易,是常人难以做到的。如果一直坚持而不间断,那就差不多成为“圣人”了。

  6.8
  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
  【意译】季康子问:“仲由可以胜任大夫的职位吗?”孔子说:“仲由做事果断,胜任大夫的职位有什么困难呢?”季康子又问:“端木赐可以胜任大夫的职位吗?”孔子说:“端木赐通达事理,胜任大夫的职位有什么困难呢?”季康子继续问:“冉求呢,可以胜任大夫的职位吗?”孔子说:“冉求多才多艺,胜任大夫的职位有什么困难呢?”
  【语论】每个人都有长处。选官任人,首重品德;品德过关,则取其长而已。

  6.9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
  【意译】季氏想让闵子骞做费邑的长官。闵子骞对传令者说:“言辞恰当的替我辞掉吧。如果再来召唤,那么,我一定会隐没于汶水之滨的。”
  【语论】季氏不安于臣子本份,专权而不仁,他任命的费邑长官上行下效,接连叛乱。此时,想借用孔门弟子安定费邑,孔门之徒安能助纣为虐?
  闵子骞作为以德行见称的孔门弟子,追随孔子探求大道的意志十分坚定。羞于与恶人为伍,何况附其骥尾?

  6.10
  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意译】冉伯牛病的很重,孔子慰问他,从窗口握着他的手说:“离别,是命中注定的吗?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恶疾?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恶疾?”
  【语论】孔门弟子中,冉伯牛的德行,仅次于颜回和闵子骞。年纪轻轻便身患重病,令孔子十分痛心,但也十分的无奈,只好用“命”来宽慰他:这是命运的安排,并不是由你个人的缺失招来的灾患。

  6.11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意译】孔子说:“太贤明了!颜回这个人。居住在简陋的房屋中,渴了喝一瓢凉水,饿了吃一筐冷饭。这样的生活,换做别人谁也忍受不了,可颜回却自得其乐,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志向。太贤明了!颜回这个人。”
  【语论】颜回之乐,不是乐于贫困,而是乐于道义。换做他人,身处恶劣的环境之中,恐怕早已“穷则思变”、无所不为了。颜回长期乐在其中,是因为他深信道义之美好,超过人世间的一切。

  6.12
  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
  【意译】冉求说:“我不是不喜欢老师的学说,而是能力实在达不到啊。”孔子说:“能力不够的人,在半道才停下来。你现在还没有开始,就划出了一条跨不过的界限。”
  【语论】力量不够的人,是想前进而实在没有力气;冉求呢,是有力气而不想前进。所幸在孔子的教诲下,他的品德虽然没有太大的进步,但在政事等方面却日益精进,终于成为一个有用之才。

  6.13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意译】孔子对子夏说:“你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学者,不要做品德低劣的学者。”
  【语论】君子研习学问,是为了弘扬道义;小人研习学问,是为了个人名利。子夏性情孤傲,自我意识较强,所以孔子对他发出警告。

  6.14
  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耳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
  【意译】子游做了武城的长官,孔子问:“你发现人才了吗?”子游说:“有个叫澹台灭明的人,走路从不穿越捷径,没有公事,就不到我屋里去。”
  【语论】做事不投机取巧,为人不徇私情己意,可见澹台灭明之公正。子游可以说是善于论说他人了。
  孔子听闻子游之言,不禁默然,其后不无遗憾的发出:“吾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的感叹。
  澹台灭明,武城人,字子羽升大(涅盘重升)语录总结,比孔子小三十九岁,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史记》载其“状貌甚恶。欲事孔子,孔子以为材薄。既已受业,退而修行——南游至江,从弟子三百人——名施乎诸侯。”

  6.15
  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意译】孔子说:“孟之反不夸耀自己的功劳。打了败仗往回逃跑,他落在最后抵挡敌军。快退到城门时,他用鞭子狠狠的抽了几下坐骑,说:‘不是我敢于殿后,是我的马跑不快呀!’”
  【语论】部队败退时,以落在后面抵挡敌军的人功劳最大。孟之反主动殿后,却不以为功,这种舍己为人而又不自我夸耀的行为,确实值得称赞。

  6.16
  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意译】孔子说:“没有祝鮀的口才,却有宋朝的美貌,在当今社会很难避免祸患呀!”
  【语论】乱世盛行阿谀奉承,说话得体,小者可以避灾免祸,大者能够升官发财。乱世又流行宠爱美色,人有美色却没有良好的口才灵活应对,就危险了。
  祝鮀:卫国大夫,字子鱼,有口才。
  宋朝:宋国公子,有美色。

  6.17
  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
  【意译】孔子说:“谁可以不经过房门就走出房间?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按照道义来治理国家呢?”
  【语论】走出房间必须经过房门,治理国家必须使用道义,可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君愿意这样做呢?孔子哀叹乱世之君心中只有一己之私,而无天下为公的宏大胸怀。

  6.18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意译】孔子说:“质朴超过文采,显得粗野;文采超过质朴,则又显得轻浮。文采和质朴配合得当,然后才能成为君子。”
  【语论】孔子告诉弟子们,应当损有余而补不足,做到了和谐中庸,道德自然精进。

  6.19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意译】孔子说:“人在社会上生存,靠的是正直的本性;有的人邪恶也能生存下去,那是因为侥幸避免了灾祸。”
  【语论】人不能生活在侥幸之中。胆战心惊的过日子,是十分痛苦的。

  6.20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意译】孔子说:“知道有道义的人,不如喜欢道义的人;喜欢道义的人,不如追求道义的人。”
  【语论】对道义的用心深浅不一,其结果也大不相同。把追求道义视为使命的人,必定收获最丰。

  6.21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意译】孔子说:“中等水平以上的人,可以教给他高深的学问;中等水平以下的人,是不可以教给他高深的学问的。”
  【语论】学习应该循序渐进,教育应该因材施教。文化水平不高的人,给他谈论高深的问题,他是理解不了的。

  6.22
  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意译】樊迟问怎样算是明智?孔子说:“努力去做民众希望做到的事情,尊敬鬼神又保持一定的距离,就可以称得上是明智了。”樊迟又问什么是仁?孔子说:“有仁德的人,争着干最困难的工作,而把收获放在后面。这样就算是有仁德了。”
  【语论】民众是“实”,鬼神是“虚”。实在的事物,当然应该重视;虚无的东西,存不存在尚且没有定论,所以只能敬而远之。

  6.23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意译】孔子说:“智慧的人喜欢水的流转,仁善的人喜欢山的厚重;智慧的人总是运动,仁善的人保持安静;智慧的人心情愉悦,仁善的人健康长寿。”
  【语论】智慧的人像水一样灵动,逢善则依,无善则走,所以总能保持快乐;仁善的人像山一样浑厚,默默施予,默默承受,相互提携,互为养护,故而时运久长。

  6.24
  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意译】孔子说:“齐国向好的方向转变,就能达到鲁国的境界;鲁国向好的方向转变,则能实现天下为公的大道。”
  【语论】齐国以霸道闻名于世,崇尚功利,再进一步,无非是走进“礼义为纪、刑仁讲让”的小康社会;鲁国上承周公,曾有过崇德隆礼的辉煌,如果再进一步,就可以跨入“选贤与能,讲信修睦”的大同社会了。
  “齐至于鲁,鲁至于道”,只不过是孔子一厢情愿的美好憧憬,在当时是不可能实现的。

  6.25
  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意译】孔子说:“觚不像觚,还是觚吗?还是觚吗?”
  【语论】器物各有其形,有其形才有其用;不按正形制作,不雅观还在其次,重要的是使用时颇不顺手随意。人君治国也是有法度可循的,无法无度,国家怎能治好?

  6.26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意译】宰我问:“有仁德的人,如果有人告诉他:‘井里掉进去一个人,救出来就是仁德呀’。他会马上跳下去吗?”孔子说:“这样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品德高尚的人,你可以用谎言把他骗到井边,但却不能让他在还没弄清状况时,就贸然跳到井里去;你欺骗他可能会一时得逞,但绝不会使他糊涂迷茫。”
  【语论】仁善的人,不是没有脑子的人,而是大智若愚的人。他的善良,你可以利用,但却不会让他丧失理智。
  宰我对道义的信仰不是十分坚定,有把“仁德”理解为“迂腐”的嫌疑,这,也是当时社会的通病。

  6.27
  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 ,亦可以弗畔矣夫!”
  【意译】孔子说:“一个君子,广泛的学习各种文化知识,并用礼制约束自己的言行,就可以不违背道义了。”
  【语论】学问广博而没有礼的节制,要么盛气凌人、傲气十足,要么口无遮拦、举止轻浮,这样,就偏离了中庸、不合于道义了。

  6.28
  子见南子,子路不悦。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意译】孔子贽见了南子,子路很不高兴。孔子对他发誓说:“我如果做了违背道义、不合礼制的事,上天的惩罚会降临的!上天的惩罚会降临的!”
  【语论】古人在一国做官,有谒见国君中芯国际:已向美方申请继续供货华为夫人之礼。卫灵公夫人南子名声不好,孔子婉辞不见,南子再次请求,孔子不得已而见了她。子路以此为耻。然而他人之污,又与我何染哉?

  6.29
  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意译】孔子说:“中庸作为一种美德,达到最高境界了吧!一般人很难长久坚持下去。”
  【语论】不偏不倚是谓“中”,恒久不变是谓“庸”。
  不偏不倚的是“公正”,恒久不变的是“真理”。“公正”,用古人的话讲,就是“义”,即正义;“真理”,用古人的话讲,就是“道”。两者合在一起,就是今天我们仍然时常运用的理念——“道义”。

  6.30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意译】子贡问:“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把实惠给予所有的民众,并能及时解救大家的危难,怎么样?称得上是有仁德吗?”孔子说:“做到这些,怎么仅仅算是有仁德呢?那一定是圣人了。即使尧帝和舜帝,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有仁德的人,自己想建立什么事功,也帮助别人建立;自己想达成什么目标,也帮助别人达成。从自己身边人手,寻出符合仁德的事,努力去做,就可以说是找到了追求仁德的方法了。”
  【语论】子贡有志于仁,却把仁看的过于高远,直达“圣人”之境。用这种方法求仁,无疑是好高骛远,根本不可能实现。
  “道不远人”。孔子告诉他:只需脚踏实地的从自身做起,然后推己及人,就行了。至于“博施济众”,即便是尧舜那样的圣明帝君,也是难以完全做到的。       起来看时,却是正北下的火光晃亮,妖精大惊道:“呀!这必是观音院里失了火!这些和尚好不小心!我看时与他救一救来。虽然昨日大盘略有反弹,但是我说过并非正式反弹行情。疫苗落地美股暴涨,为王的诞生献上礼炮!。个股精选:江航装备。一个板块大涨!。”一面说,一面便嗽了两声。  麝月便开了后门,揭起毡帘一看,果然好月色。晴雯等他出去,便欲唬他玩耍。仗着素日比别人气壮,不畏寒冷,也不披衣,只穿着小袄,便蹑手蹑脚的下了熏笼,随后出来。宝玉笑劝道:“看冻着,不是顽的。天气变化,咽喉不适,来点桂林三金西瓜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