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4|回复: 0

农村诡异故事十篇_诡异农村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2 1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是奶奶离开我的第1215天,回想奶奶给我讲诉这些故事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从儿时到少年,奶奶给我讲过我们那个地方很多的诡异故事,这几晚上总是梦到她,卷到小腿的裤子上满是污泥,像是刚从田里栽完秧回来,灶膛里的火焰,在昏暗的屋子里幽幽的闪着光亮……

  在鬼话开此贴,一来是纪念我的奶奶,二来也是让这些在当年真实发生的故事,不至于在我越来越大的生活和工作压力下,被我大脑删除。

  才疏学浅,文笔更是不用说了、还望诸君包含。这里资金大举吃货闲话就不多叙了。

  (一)——农业社看地之午夜遇鬼。

  这个故事要从1958年说起,一场继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土地革命后的又一次,土地改革制度在全国如雨后春笋般地开始了,后来称为农村人民公社。那年我奶奶18岁,刚嫁到我的家乡、整个公社的人无不沉浸在土地改革的喜悦中,全国农村人民团结一心,可以说是日夜不疲的劳作。时值盛夏,漆黑的天穹里布满了点点星光,淡淡的月亮为熟睡的人们披上了薄薄的纱,时任七队生产队长的明元此刻却在微弱的煤油灯下来回渡步,却怎么也睡不着,眼看着就要到分粮的时节了,地里的玉米却一天比一天少,他知道队里的人晚上偷集体的玉米在公社不是个别现象,平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自己队里的社员实在是太过份了,偷的种都赶不上了,这晚上他决定一定要亲自去地里抓个几个偷玉米的人,明天拿来当典型。说动就动,拿上烟枪,就起身向井元家走去,他决定让井元跟着一起去,因为庙子梁那边地里经常闹鬼,虽然自己每天都要看几个小时毛选,是个彻彻底底的唯物主义者不信鬼神,但是到了晚上,让他一个人去地里还真有点发怵。井元,井元,明元用烟枪敲了几下,明元哥,这晚上了,有什么事。明元吧嗒了口旱烟说到,走跟我去地里看下,井元平日里就是队里的积极分子,又是明元的侄子向来对明元明天老龙强势回顾可转债市场都是言听计从,于是也不多问,穿上衣服就准备拿去柴房里打个火把(用棉布裹在竹子上再浸上一层煤油)不要拿火把,我们今晚上去地里逮贼,伴着蒙蒙的月光,两人不多时就走到了庙子梁地里,徐徐的凉,风吹着地里的苞谷杆沙沙作响。两人找个凹坑蹲在里面,明元叔,听老年人说这个地方闹过鬼,是真的吗?放屁,这世上哪来的鬼神,现在是人民当家作主,世界都是人民的,不要还存有旧社会那套封建思想,井元知道自己明元叔从来不信鬼神,暗到吃了瘪,于是婉转话题问道,明元叔,这里为什么要叫庙子梁啊,也没有寺庙啊,明元吧嗒了口旱烟说到“当年我们的先祖迁徙过来的时候,这儿以前全是蛮子洞(古蜀人的墓葬风格),听老一辈的讲,住在下面的人晚上经常听到这上面有铁链子的声音,甚是恐怖吓人,当年的祖先就在这上面建了一座寺庙用来镇压地下蛮子的游魂,我小时候都还经常跑到寺庙里偷贡品吃呢,后来解放”贾母道:“你们怕老爷生气,有我呢了毛 思想不信鬼神,也就没人敢来庙里烧香进贡了,四三年涨洪水连下了七天七夜暴雨,庙就冲垮了。就把这里开成了地”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这儿叫庙子梁,井元虽然人长的五大三粗,胆子却是出了名的小,听着明元刚才讲的,脊背上已经滋滋发凉,央求道,明元叔,都这晚上了,应该不会有人来偷苞谷了吧,我们先回去吧,明晚上再来。明元淬了口吐沫说到,你是不是害怕了,我都说了,这世上没有什么鬼神,现在是共产主义的天下,就是有鬼神也不敢出来作乱、刚才我跟你讲的回踩考验5日均线以前这上面晚上有铁链子的声音,都是以前老一辈摆出来的闲龙门阵,谁知道是真是假呢,你我又没有亲眼看到亲耳听到,怕个球啊!明元叔,我们还是回去吧,要回去你先回去,明元说到,他知道井元不敢一个人回去,果不其然,井元说到,好吧,继续守着。霎时间气氛变得沉闷起来了,咕咕,咕咕,井元只觉得肚子里一股气串到了裤裆里,肯定是 午放牛我在坡上吃了点野胡豆,这会儿肚子串了稀了,说着就要解开裤子,去去去,别拉在这,去那坎底下茅坑里拉,一泡尿也是肥料。井元只觉胀的难受,也顾不得怕鬼了,捂着肚子就往地下面跑,三步当作当作两步跑到了茅坑边,哎哟一声解开了裤子,心道一个畅快,早知道就不吃那野胡豆了……突然屁股上像被人拍了巴掌,这一秒井元脑袋里想象了几十幅画面,顾不得捡石头擦屁股了,一把搂起裤子,就朝山上跑,越跑腿越软,一个踉跄栽到了地沟里,不知道是撞到了石头上还是怎么,只觉得一双腿发麻,竟爬都爬不起来了,汗水已经把身上的褂子浸了个透,明元叔,明元叔,井元拼命的喊着,却发现自己嘴巴张都张不开了,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井元艰难的在地上翻了个身,往上挪了挪,盼望明元叔能看到自己,突然地沟上面,铁链子的声音哗哗哗的响了几声,井元立马就秉住了呼吸,急眼泪都出来了,心想是不是鬼来了,井元朝上面小心的看去,几个穿着清朝衣服,戴着鬼尖帽的人,正有说有笑的从上面往山梁上走,井元只觉裤裆里一热,尿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想爬起来跑,手拼命的拔着地边上的草,腿却一下都动不了,连地边上的石头都扒了下来,咚的一声滚到了茅坑里。谁!那几个穿着清朝衣服拖着铁链的人,一下朝这边看了过来。有人!其中一个穿清朝衣服的人,吼到,把它拿了,阴兵码头,生人,死!说完几个阴兵就朝井元这走来,这下井元看到了那几个穿清朝衣服的人的长相,那鬼尖帽子下的脸竟然没有眼睛,只有一个鼻子。哈,哈,哈,阴兵码头,,哈哈哈哈,阴兵码头!生人死,一起带走,哈哈!井元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从好不容易挪到的半坡上又滚回了沟里。

  这边厢,明元一斗旱烟都快吧嗒完了,还不见井元过了,不由眉头一驺,心想这小子是不是怕鬼,拉完稀自己跑了。不过又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那小子一定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去,心想是不是滚哪儿摔了,黑灯瞎火的。于是就起身往地坎边找井元,刚想喊几声的,明元嘴角一笑,嘿嘿,你小时不是怕鬼吗,我今晚上就好好吓吓你,明元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快到地坎草丛边的时候,明元躺着像草丛瞄去,准备扔石头吓井元,却看到了明元这一生都无法忘记,都不敢相信的画面,几个穿着清朝衣服戴着鬼尖帽子的人,正往井元脖子上拴铁链子,明元只却觉得背后一凉,腿肚子一下就抽经了,吓得是大气都不敢出,马上闭住了气,那几个穿清朝衣服的人,把井元从地上拴了起来,井元缓缓的抬起头向这边望来,一下看到了明元,惨白的眼睛望着明元,朝明元笑了一下!明元顿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呔,大吼了一声,那几个穿清朝衣服的人,一下转过头,吼到:阴兵码头,阴兵码头,还有生人,死!死!明元想爬起来跑,只觉得腿肚子没有二俩力,根本爬不起来,这一瞬间,他突然想到老年人流传的,被鬼迷住,只要咬一下舌头就能短暂清醒,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口咬在舌尖上,只觉得浑身一震,腿一下就能动了,也顾不得井元了,爬起来头也不回的就跑,耳旁,不停的响起井元的声音,明元叔……明元叔……阴兵码头……,

  等到明元睁开眼睛,已经是三天后了,
  那晚上明元跑回家就栽到了门框上,明元媳妇把他抱到床上,明元昏迷了三天三夜。
”行者笑道:“你看师父说的是那里话  第二天,出工下地的社员发现了井元,倒在茅坑边上,嘴里,鼻子里全是土,手里还握着一把土,眼睛睁的大如牛眼,全身僵硬。显然已经死了,
  那一晚上,没人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社员们心里知道八成是被鬼打死的,
  鉴于当时的社会环境,也没人敢说是闹鬼。
  只是嘱咐自家大人小孩,白天晚上都不要往庙子梁去,
  明元醒来后,整日郁郁寡欢,没过几年也就死了,直到死前才把那天晚上的经过说出来,再后来,人民公社体制解体,国家实行第三次土地改革,即土地承包责任制,
  庙子梁那块地,大家都不愿意要,就变成了荒地,到了现在哪里已经又长成了山林,村里健在的老人,提到那个地方,至今心有余悸!
  (本文系真实发生的事件,我奶奶口诉)
      创业板到今天为止高位五连阴。短线的交易理念核心,所谓大道至简,感觉顿悟了。妇人道:“四位长老,可肯留心,着那个配我小女么?”悟净道:“我们已商议了,着那个姓猪的招赘门下。疫苗概念到顶了吗?。模拟账户交易记录。”袭人听了这些话,便哭的哽嗓气噎。宝钗恰好同了莺儿过来,也听见了,便说道:“你放着病不保养,何苦说这些不吉利的话。老太太才安慰了些,你又生出事来。老太太一生疼你一个,如今八十多岁的人了,虽不图你的封诰,将来你成了人,老太太也看着乐一天,也不枉了老人家的苦心。太太更是不必说了,一生的心血精神,抚养了你这一个儿子,若是半途死了,太太将来怎么样呢。我虽是命薄,也不至于此。据此三件看来,你便要死,那天也不容你死的,所以你是不得死的。只管安稳着,养个四五天后,风邪散了,太和正气一足,自然这些邪病都没有了。讨论中国疫苗玻璃瓶最后可能不用中硼硅玻璃?。今天验证了有时候一个苍蝇,真的把一锅好汤弄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