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1|回复: 0

荒城_荒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7 11: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荒城

  海边的船 著



  作者寄语:

  一座城,一个荒唐的故事,说的是几个出奇有趣的人物,别无他意。倘若各位从中读出别的意思来,那是您们的本事。











  第一章 开往荒城的列车
  —— 一切的开始

  春天的阳光,就像十八岁姑娘圆润的脸蛋,总让人想摸一把,亲一口,裹在怀里抱回家中去。
  清晨,在冈峦起伏的大地上,一列灰旧的绿皮火车在奔驰,轰隆隆的响声震得大地发麻发颤,这跟已进入高铁时代的美丽中国很不相称。现在什么都讲和谐,可这火车说它和谐不了。它愤怒,所以喷出的烟气也就浓,吼出的声音也就大。
  在新新时代的新新人类看来,这火车早就该淘汰了,可是从边远城镇羊头沟到荒城去的人,当下还不能没有它,所以也就决定了它的地位、存在和价值。至于羊头沟在哪里,荒城在何处,我不妨告诉你们,它就在伟大中国的版图上,是不存在争议的,它将演绎着经典的不老传奇,各位就等着瞧吧,看热闹吧。
  当今的中国,总在不断创造出没落的资本主义国家英法德美日都无法制造的一个个奇迹,经济总量是一年一个台阶,社会是年年在发展进步,进步就是好,落后要挨打的,我们中国已经经历过那个被挨打的时代,不能再被打了。当然,现在谁也不敢打中国,我们有13亿多的人口呢!人是什么?从哲学的范畴来说,人是商品,自从私有大鹏差一点就高飞了制产生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之后,人便是商品一件,跟其他商品一样具有交”回头瞅着平儿道:“咱们都是死人哪.你听听!"平儿也不敢作声.兴儿又回道:“珍大爷那边给了张家不知多少银子, 那张家就不问了换和使用的价值。从这一点来看,人多经济效益也就高。你看从羊头沟开往荒城的这趟列车,上座率就超百分百,荒城铁路公司高兴着呢,在年终工作总结或是向上级领导汇报工作中,这便是最大的亮点了。现在是以数字来说话的年代,政府工作有无成效、执政有无成果,都需要依靠数字来撑腰。企业当然也是上下同欲,保持一致。像上座率这么一个超百分百的数据,别人在黑灯瞎火下凑都凑不出来呢,所以荒城铁路公司高兴是有政治理由的。
  此时的8号车厢,就像个乱糟糟的牛棚,车顶的行礼架上塞满了大包小包,那垂掉下来的背带,就像懒惰女人随便挂在屋檐下的内衣内裤。有十一二个乘客,因为买不到坐票,只总结一下今天的海汽集团是有两个剧本的。能斜着身子靠在别人的座位旁站立着,时间久了,手脚便麻木,只得不停地变换着站姿,以缓解受压迫的身体;有的干脆在过道上席地而坐,把脚伸得长长的,狠心当别人的绊脚石。
  那些有座位的乘客,当然是舒服又自在了,从他们脸上的表情,看得出他们内心的喜悦,他们因为有个垫屁股的座位,便自我觉得满有优越感。他们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在相互交谈,有的则自作多情地想与别人搭个讪。
  在车厢中间那儿,就有一位大叔级的男人,因为有幸与一个女孩子挨着坐,便把男人的坏毛病全部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他明显心中装着鬼主意,想方设法与女孩子套热乎,女孩子出于安全防范,对他全然不理。他没有灰心,继续张着一个大嘴巴,昏去明来,其实也好,只是一件,有些会变嘴脸从天说到地,从东说到西,从南说到北,说到最后,却发现白白流了口水,枉费了心思,身旁的女孩子始终没有反应,脸上一直挂着冷漠的表情,还将双手抱在胸前,生怕他借机指手画脚触碰到她胸部。
  因为女孩子始终不理,他最终自觉没趣,故意说出让人恶心的话语,“操!我要拉屎去,谁也不许坐我的座位。”他站了起来,从女孩子的面前挤过去,有意弯着身子把屁股伸得长长的,吓得女孩子赶紧收缩起自己。
  这节车厢里还有别样的风景。在车厢前头临窗的座位上,坐着两个细皮嫩肉模样俊俏的女孩,她们两个,水一样的眼眸,月一样的面庞,年龄约摸十八九岁,正是花一样的时代,春一样的季节,水一样的年份,只是俗气未脱,从她们的衣着装扮,便一眼看出她们是来自曾经让有些人瞧不起现在却让好多人趋之若鹜的乡下。
  也许是从未坐过火车,或是从未坐过火车前往大城市荒城,所以对铁路沿途的风光非常的感兴趣,两人不时伸长脖子,脸几乎贴到了车窗上,久久地凝视着从车窗外飞驰而过的山水湖泊、城镇村落,就是一条河流,一座桥梁,一汪水潭,她们都看得很入迷,一样都不想落下,还拿出手陷场外配资风波,低价股炒作“标杆”天山生物复牌跌停机来拍摄,她们是在用一颗欢快的心来欣赏着别人早于熟视无睹的东西,看得出她们非常的兴奋。
  刚出巢的鸟儿总是快乐无比的,因为对于外面一个无知而新鲜的世界充满着好奇。好奇是心灵的兴奋剂,能激发一颗探索的心,就像欲望能产生动力一样,有这种动力,人就会奋发前进。眼前这两个女孩子就像刚出巢的鸟儿,正准备去探索一个新鲜而无知的世界,她们觉得自己就像一条快活的鱼,正畅游于一个满是快乐的海洋。
  “姐,你看外面真美!”坐在靠窗的女孩子说。
  哦,原来她们是姐妹俩。
  “看报!看报!刚出炉的报,美国发生债务危机,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大家快看呀!”
  火车到了一个小站,做了一次短暂的停留。有人下车离开,有人持票挤上车来,简陋的站台上,人流成河,汹涌着、喧嚣着。一位头戴草帽、脸淌热汗的中年男子在人流里穿梭,他手里拿着一撂荒城早报,不停地冲着人们吆喝。他叫得那么起劲,把美国发生债务危机与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两个不相关的话题,当成了他卖报的热点。
  还在车上坐着的妹妹,对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的消息立刻产生了兴趣,大声地对卖报的说道:“卖报的,给我来一份!”
  卖报的就盼望这样的一句话,看准了方向马上向她挤过去。
  “多少钱一份?”她已经掏出钱包来了。
  “一块钱。”
  她付了钱,拿过报纸,挑了那个“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的故事兴致勃勃地读起来。
  “姐,你看这个女孩子多幸运,到荒城一家工厂打工,最后还嫁给了这个工厂的老板……”
  “是吗?快给我看一看!”姐姐兴奋地抓过妹妹手中的报纸,津津有味地读起那个“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的故事,脸上露出了无比羡慕的神情。
  没有什么比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的爱情故事更让姐妹俩着迷了,此时姐妹俩心中都在想——我要是那个姑娘多好!
  爱情是可以虚拟的,让任何一个渴望爱情的人都可以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把自己变成那个幸福的别人。并且在这虚拟的过程中,尽情地享受着激情与乐趣。
  姐姐想,我要是这个女孩子多好呀,嫁给工厂的老板,身份就不一样了,我就是老板娘了,不用上班工作,都有钱可花。
  妹妹想,我要是这个女孩子可就好了,嫁给一个老板,我不用去打工挣钱,都有钱寄回家给老爸老妈花销。
  同样的梦想,却是不同样的心思。
  想起家里,妹妹便揪心,家里的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的。在她看来,政府虽然实施了一系列的惠农政策,但在她们那儿好像不起什么作用,她们家穷,邻居家也穷,整个村子的人都穷,于是纷纷到外头打工去,现在她们姐妹俩也加入了这打工的队伍,去的目的地就是荒城。她想要是能在城里找到一份可以挣钱的工作,让每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生活能够松一口气,可就好了。
  她的思绪在飞扬,灵魂被那个“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的爱情故事牵引着,乃至进入了一个虚幻的世界,在里边做着美丽的梦想,以致火车开始启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突!突!突!火车头喷发出浓浓的烟云,车轮顺着铁轨慢慢转动起来,转眼间各个轮子都在激昂地飞舞,带动着一个庞大的躯壳向大家共同的目的地——荒城——驶去。
  前面有座山,山口的隧道就像恶魔张开的大嘴,而火车却勇敢地向前奔去,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像巨蟒进洞一样钻入了深深的隧道里,姐妹俩就这样被送进了一个黑暗的大洞中。
      ”黛玉哭道:“我若在老太太跟前,决不使这里分外的闲钱,只求老太太救我。市场正在风格转变,下半年价值股机会更大。新固法出台,催化创业板低位概念股中建环能,加速上扬。8月每一周,未能在股市赚到钱!。荣安地产三季度营收大增巨额担保或存一定经营性风险。长租公寓“爆仓跑路”频现!多地发布风险提示剑指“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珠渊玉井暖韬烟,更有许多堪羡。那怪展长枪,劈手相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